手机:13602682453??微信号:liuxp51
首 页 365体育投注电脑客户端 365体育投注怎么转换中文 365体育投注正网平台 理论探讨 侵权纠纷 相册 房产政策 国际贸易 二手房纠纷 一手房纠纷 民间借贷 刑事辩护
刑事辩护
联系我们
传真:86-755-83665896
手机:13602682453
邮箱:1016991963@qq.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刑事辩护
贩卖毒品罪获轻判(辩护词)
Time:2016-02-29 15:25:3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 刘信平

案情简介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3月至8月,被告人程财城分别伙同“阿新”(在逃)、“肥仔”(在逃),多次从广州购买大量毒品可卡因回深圳,然后将可卡因藏于排气扇中邮寄到香港,以上述方式实施毒品犯罪。2010年8月,程财云、陆答加入后,被告人程财城负责联系毒品买家、联系毒品货源及收取购买毒品的预付毒资,程财云、陆答负责按程财城的指示前往广州等地购买毒品可卡因,并带回深圳。毒品可卡因带回深圳后,存放在程财城暂住的深圳天地广场2205房和陆答暂住的深圳巴登村302房。然后被告人程财城将香港买家电话等信息交给程财云,程财云将信息传达给陆答后,陆答负责按照安排,将可卡因藏于排气扇中以邮寄的方式向香港买家发货或以拆散的形式派送给下家。按照此模式,多次实施毒品犯罪直到事发。2010年9月28日,程财城指示程财云、陆答携带45080美金再次前往广州购买毒品可卡因,因可卡因纯度不高返回深圳。当日18时许,公安人员在深圳罗湖抓获程财城和程财云、陆答,在程财云随身携带的被包内缴获美金45080元。随即在程财城暂住的深圳天地广场2205房内缴获疑似毒品可卡因重1674克,在陆答暂住的深圳巴登村302房缴获疑似毒品可卡因重2432克.经深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上述疑似毒品中检出可卡因成分。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程财城、程财云、陆答共同贩卖毒品可卡因4140克,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347条的规定,构成贩卖毒品罪。2011年10月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程财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判处被告人程财云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5万元。判处被告人陆答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3万元。宣判后该案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判处程财城死缓报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意即判死缓过轻)。2012年3月2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该案。被告人程财城委托刘信平律师为其辩护人。

审理结果: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了刘律师的提出的部分辩护意见。法院判决:被告人程财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

? ? ? ? ? ? ? ? ? ? ? ? ? ? ? ? ? ? ? ?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被告人家属的委托,担任被告人程财城贩卖毒品罪一案的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此前,我仔细地查阅了案卷、深入进行了调查,并多次会见了被告。刚才又认真听取了法庭调查及公诉人的公诉词。为保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现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一.本案鉴定和讯问存在瑕疵

(一)本案鉴定存在瑕疵

1.侦查机关未在缴获的毒品外包装上提取指纹并作比对

2011年1月12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在《补充侦查事项》中指出:“请核实犯罪嫌疑人在搜查环节以及搜查后有无用手接触过本案缴获的毒品,并请核实缴获的毒品外包装上能否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的指纹并作比对,如有,请做比对。”

2011年1月20日深圳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五大队出具《情况说明》表明:“按规定涉案毒品需立即入库准确称量登记保存。因此在称量毒品净重时已去除所有外包装称重,故无法对毒品外包装上能否遗留犯罪嫌疑人的指纹进行提取和比对。”

据此可以认为推定被告程财城知道存放其住宅及陆答住宅的毒品,缺乏充分的证据。

  1. 对深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具有做可卡因的毒品含量鉴定的资质存疑

2011年1月20日深圳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五大队出具《情况说明》表明:无法对可卡因的毒品含量进行鉴定。

但不到3个月,2011年4月7日深圳市公安局出具的《补充侦查报告书》(深公刑补字【2011】028号)表明:“我局的技术部门已经对本案缴获的可卡因毒品做含量鉴定。”随后第一次开庭审理时,检察机关出具深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提交的2003号《检验报告》(落款日期为2011年4月6日),但该报告只对4检材作出可卡因的毒品含量进行鉴定。经质证,程财云辩护人提出尚有7份检材(共有11份检材检出含毒品)未作可卡因的毒品含量鉴定后,检察机关退回补充侦查。???

在第二次开庭审理时,检察机关出具深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提交的5758号《检验报告》(落款日期为2011年8月8日),该报告对7份检材作出可卡因的毒品含量进行鉴定。

以上事实表明:2011年1月20日到2011年4月7日之间深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可能取得了毒品含量鉴定资质,但检察机关迄今没有出具相关资质证据。

在2011年9月8日庭审时,程财城和程财云辩护人均对鉴定意见有疑问。根据《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4条规定:“对鉴定意见有疑问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通知鉴定人出庭作证或者由其出具相关说明,也可以依法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

  1. 对鉴定人是否具有相关专业技术或者职称存疑

在2003号《检验报告》中鉴定人叶某、李某注明为助理工程师(2011年4月6日),在5758号《检验报告》中鉴定人叶某注明为工程师,李某注明为助理工程师(2011年8月8日),但检察机关迄今没有出具上述鉴定人相关专业技术或者职称证据。

在2011年9月8日庭审时,程财城和程财云辩护人均对鉴定意见有疑问。同样,根据《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4条规定:“对鉴定意见有疑问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通知鉴定人出庭作证或者由其出具相关说明,也可以依法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

(二)本案侦查阶段的讯问存在瑕疵

1.?我在会见被告程财城时,程财城提出:侦查机关办案人员以可释放其女友为交换条件,要求其供述。因此其前三次《讯问笔录》中的供述不是自己真实意思表示。

2.?我在会见被告程财城时,程财城还提出:侦查机关办案人员在前三次做《讯问笔录》后(第一次讯问时间为:2010年9月29日1时许,第二次讯问时间为:2010年9月29日11时许,第三次讯问时间为:2010年9月30日9时许),均没有及时要求其签字,而是在三次讯问结束后几天以后才要求其签字。由于三次《讯问笔录》中文字内容较多,且没有仔细看,他就签字了。因此不排除《讯问笔录》中的话与其实际说的有出入。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审判员问被告程财城:三次《讯问笔录》是否一次签字?程财城回答:是三次一起签的。

3.?我仔细审阅了前三次的《讯问笔录》,其中被告程财城供述,几段文字的一整段文字一字不差,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一样。其中诉讼证据卷第17页第3、4、5段及第18页第一段(第三次《讯问笔录》)与第12页第3、4、5段(第一次《讯问笔录》)完全一样。可见第二次的笔录是复制后粘贴的。其真实性存疑。

二.本案事实不清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发回重审的《刑事裁定书》【(2011)粤高法刑二复字第47号】,认定原判事实不清。我认为事实不清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

  • 被告程财城是否知道天地广场2205房中的1674克可卡因?

2011年6月9日庭审时,公诉人问被告程财云:公安机关在天地广场2205房缴获的毒品是谁的?程财云回答:我不知道。是香港的老板阿新打电话叫我拿上去的(见《审判笔录》第8页)。

公诉人又问被告程财云:你将毒品放到你哥哥家,你哥哥是否同意?程财云回答:他不知道,我没有跟他说。公诉人继续问被告程财云:他不知道,毒品放在那里安全吗?程财云回答:我不知道,我没有告诉我哥哥(见《审判笔录》第8页)。

公诉人问被告程财云:你今天在法庭上的供述和你以前的供述不一样,你如何解释?程财云回答:我没有说过毒品是我哥哥的,我只是说毒品是香港老板让我拿上去的。可能是他们写错了,我当时没有戴眼镜(见《审判笔录》第9页)。

审判员问程财云:天地广场2205房的毒品是你带上去的?程财云回答:是。审判员继续问程财云:当时买毒品的钱是哪里来的?程财云回答:一个巴基斯坦的人在火车站给我的。审判员继续问程财云:你怎么认识这个人?程财云回答:香港老板让他在火车站等我。审判员继续问程财云:他怎么跟你联系上的?程财云回答:我哥程财城把我的电话给他们的(见《审判笔录》第10页)。

公诉人问被告陆答:公安机关在天地广场2205房缴获的毒品是谁的?被告陆答回答:不知道。公诉人继续问被告陆答:毒品怎么来的?陆答回答:不清楚(见《审判笔录》第13页)。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公诉人问被告程财云:天地广场D座2205房的毒品是谁的?程财云回答:是阿新的。是阿新叫我带上去的。不是我哥哥的,他不知道是毒品。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公诉人问被告陆答:货是谁的?陆答回答:不知道。公诉人继续问陆答:货放在哪里?陆答回答:一部分放在我那里,另一部分我不知道。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审判员问程财云:送毒品到你哥哥的地方有几次?程财云回答:只有一次。阿新叫我送的,是他打电话叫我拿上去的。我没跟我哥哥说,他好像在香港。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我问程财云:程财城是否知道天地广场2205房的的可卡因?程财云回答:不知道。

  • 被告程财城是否指使被告程财云和陆答?

2011年6月9日庭审时,审判员问陆答:程财城有和你直接接触吗?陆答回答:程财城找不到程财云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审判员继续问陆答:打电话的内容是什么?陆答回答:问我是否知道阿运在哪里。审判员继续问陆答:有无讲关于毒品的事情?陆答回答:没有(见《审判笔录》第14页)。

审判员问陆答:能否得到报酬?陆答回答:可以得到一点人工费,一般是200元到500元。审判员继续问陆答:是谁给你的?陆答回答:程财云(见《审判笔录》第13页)。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审判员问陆答:程财城是否指示过你?陆答回答:是程财云指示。审判员继续问陆答:邮寄是谁指示的?陆答回答:邮寄是程财城指示的。都是邮寄到香港。审判员继续问陆答:你有无接触过程财城?陆答回答:没有接触过,但吃过饭。审判员又继续问陆答:你与程财城有无对数?陆答回答:没有对数。

  • 被告程财城是否知道巴登村302房中的2430克可卡因?

2011年6月9日庭审时,公诉人问被告程财云:在巴登村121栋302房缴获的毒品是哪里来的?程财云回答:不清楚。我只知道是陆答去广州拿的毒品,当时我付的钱(见《审判笔录》第9页)。

公诉人问被告陆答:在巴登村302房缴获的毒品,你确定是程财城的吗?被告陆答回答:不确定。是程财云给钱让我租的房子,让我把毒品放在房子里(见《审判笔录》第12页)。

公诉人问被告陆答:毒品是如何来的?被告陆答回答:从广州买回来的。公诉人继续问被告陆答:是谁去买的?被告陆答回答:程财云(见《审判笔录》第12-13页)。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公诉人问被告程财云:陆答住的房子的毒品是谁的?程财云回答:我不知道是谁的。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我问程财云:程财城是否知道巴登村302房中的1674克可卡因?程财云回答:他不知道。

  • 程财云购买可卡因的钱是谁出的?

2011年6月9日庭审时,程财云辩护人问被告程财云:买毒品的毒资是哪里来的?程财云回答:有时是巴基斯坦人在火车站给我的,有时是我哥哥给我(见《审判笔录》第9页)。

审判员问被告程财云:(指天地广场2205房缴获的毒品)当时买毒品的钱是哪里来的?程财云回答:一个巴基斯坦人在火车站给我的(见《审判笔录》第10页)。

程财云辩护人问程财云:总共有多少毒资?程财云回答:我只拿过两次货,给过两次钱。程财云辩护人继续问程财云:总共给了多少钱?程财云回答:第一次给了8万多美金,第二次给了12万多美金(见《审判笔录》第9-10页)。

审判员问程财云:要拿钱的时候是香港老板直接打电话给你吗?程财云回答:有时是老板打电话,有时是我哥哥转达老板的意思(见《审判笔录》第11页)。

公诉人问被告陆答:(巴登村302房缴获的毒品)谁给的钱?被告陆答回答:不清楚(见《审判笔录》第13页)。

  • 被告程财城是否指示陆答发货?

2011年6月9日庭审时,程财城辩护人问陆答:你发货的时候是接受谁的指令?被告陆答回答:程财云(见《审判笔录》第13页)。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审判员继续问陆答:邮寄是谁指示的?陆答回答:邮寄是程财云指示的。都是邮寄到香港。

  • 被告程财城是否与陆答对数?

2011年6月9日庭审时,审判员问陆答:程财城有和你直接接触吗?陆答回答:程财城找不到程财云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审判员继续问陆答:打电话的内容是什么?陆答回答:问我是否知道阿运在哪里。审判员又问陆答:有无讲关于毒品的事情?陆答回答:没有(见《审判笔录》第14页)。

  • 被告程财城的建行账户中是否为犯罪所得?

一审审理时程财城的辩护人已提交的六份证据表明建行账户中143400元是其合法收入。程财城在第一二次《讯问笔录》中对140万元供述,如上所述,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第一、三次《讯问笔录》中对140万元供述,是侦查机关办案人员将文字复制后粘贴上去的。程财城没有细看就签字了。

  • 蒋兴月的《询问笔录》是否应被采信?

2010年9月28日侦查机关对其女友蒋某的《询问笔录》中,侦查机关办案人员问:9月28日下午21时许,民警在天地广场2205房搜查到什么东西?蒋兴月答:我朋友程财城告诉警察是毒品可卡因(见《诉讼证据卷》第65页)。

我在会见程财城时提及上述笔录,其多次表明:2010年9月28日侦查机关对其女友蒋某的《询问笔录》有不实之处。因为民警在天地广场2205房大厅搜查时,她被关在一间卧室里,门是关上的,她基本上听不到大厅问话。况且,可卡因在香港被称为“可乐”,其直到这次事发才知道可乐就是可卡因。但是由于习惯称可卡因为可乐,因此民警问他时绝无可能告诉警察是毒品可卡因。以上可见,蒋兴月的《询问笔录》有不实之处,即程财城没有承认搜到的是可卡因

  • 被告程财城是否为主犯?

本案中真正的主犯是香港老板巴基斯坦人“阿新”,?阿新是为主的毒品出资者、毒品所有者或者起意、策划、纠集、组织、雇佣、指使他人参与犯罪的人。被告程财城充其量是给阿新介绍认识程财云,然后程财云把陆答带进来一起参与。

通过侦查机关查询被告人程财云与香港老板通话有40多次,香港老板与其通话有90多次,可见程财云与香港老板是单独联系的。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审判员问陆答:你是否见过阿新?陆答回答:我见过一次,是个胖子。审判员继续问陆答:你怎么知道是阿新?陆答回答:程财云说是阿新。

2012年3月26日庭审时公诉人问程财云:是谁叫你买毒品的?程财云回答:是阿新叫我做事的。审判员问程财云:你买毒品报酬是多少?程财云回答:上一次广州拿2000元。审判员继续问程财云:钱是谁给的?程财云回答:我哥哥说是阿新给的。

三.本案证据不足

一审判决书称:“以上三被告的供述与搜查笔录、现场称量笔录、现场勘查笔录、鉴定文书等书证互相印证,并得到从三被告处缴获现场钥匙的情况及三被告人电话通话记录和被告人程财城银行账户经常有大额资金往来事实的佐证,证据间已形成完整证据链条,足以证实被告人程财城指使被告人程财云、陆答为他人多次代购毒品从中牟利的事实。”我认为这与事实不符。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以下简称两院三部)按照中央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统一部署和任务要求,秉持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并重的指导思想,于2010年6月13日联合颁布了《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合称《两个证据规定》)并于2010年7月1日起施行。两院三部在印发这两个规定的通知中还特地指出:"办理其他刑事案件,参照《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执行"。

《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第5条规定:“办理死刑案件,对被告人犯罪事实的认定,必须达到证据确实、充分。证据确实、充分是指:(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每一个定案的证据均已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不存在矛盾或者矛盾得以合理排除;(四)共同犯罪案件中,被告人的地位、作用均已查清;(五)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的过程符合逻辑和经验规则,由证据得出的结论为唯一结论。”

同时《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第33条规定:“?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犯罪行为系被告人实施,但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

(一)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已经查证属实;

(二)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之间相互印证,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

(三)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

(四)依据间接证据认定的案件事实,结论是唯一的,足以排除一切合理怀疑;

(五)运用间接证据进行的推理符合逻辑和经验判断。

根据间接证据定案的,判处死刑应当特别慎重。”

在此,根据上述规定,我们结合本案来衡量对被告人程财城的犯罪事实的认定,是否达到证据确实、充分。

  • 关于被告程财城是否指使被告程财云和陆答

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被告程财城是否指使被告程财云和陆答,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没有查证属实。而且三被告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之间无法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

综上,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程财城指使被告程财云和陆答从事贩卖毒品活动。

  • 被告程财城是否知道天地广场2205房中的1674克可卡因

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被告程财城知道天地广场2205房中的1674克可卡因。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没有查证属实。而且三被告认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之间无法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

而且由于侦查机关未在缴获的毒品外包装上提取指纹并作比对,因此不能根据间接证据得出唯一的结论,即被告程财城知道天地广场2205房中的1674克可卡因,更不能证明上述毒品属于被告程财城。也不能证明被告程财城与程财云、陆答,在主观上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有共同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

  • 关于被告程财城是否知道巴登村302房中的2430克可卡因

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被告程财城知道巴登村302房中的2430克可卡因。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没有查证属实。而且三被告认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之间无法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

因此无充分证据证明被告程财城知道巴登村302房中的2430克可卡因,更不能证明上述毒品属于被告程财城。也不能证明被告程财城与程财云、陆答,在主观上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有共同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

  • 关于程财云购买可卡因的钱是否是由程财城出的

被告程财云只是供述,购买可卡因的部分钱是由程财城交给他的,但大部分是香港老板阿新托人带给他的。程财城也供述这些钱是阿新支付给他的。即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程财云购买可卡因的钱是由程财城出的。也不能证明被告程财城与程财云、陆答,在主观上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有共同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

  • 关于被告程财城是否指示陆答发货

被告程财云和陆答均没有供述被告程财城指示陆答发货。因此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程财城与程财云、陆答,在主观上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有共同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

  • 关于被告程财城是否与陆答对数

被告程财城和陆答均没有供述互相之间曾就毒品交易的数量和款项对过数。因此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程财城与程财云、陆答,在主观上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有共同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

  • 关于被告程财城的建行账户中的款项是否为犯罪所得

已提交大量的证据证明被告程财城的建行账户中的款项不是犯罪所得。

  • 关于蒋某在讯问笔录中供述被告程财城承认在其住宅存放可卡因

蒋某在讯问笔录中供述不符合逻辑和经验规则,不能采信其供述。

  • 关于被告程财城是否为主犯

三被告据以定案的间接证据之间无法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因此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程财城与程财云、陆答,在主观上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有共同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

如上所述,被告程财城充其量是起居间介绍的作用。真正的主犯是香港老板巴基斯坦人“阿新”。?跟据《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2008年)第九条规定:“在毒品共同犯罪中,为主出资者、毒品所有者或者起意、策划、纠集、组织、雇佣、指使他人参与犯罪以及其他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受雇佣、受指使实施毒品犯罪的,应根据其在犯罪中实际发挥的作用具体认定为主犯或者从犯。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不能因为其他共同犯罪人未到案而不认定为从犯,甚至将其认定为主犯或者按主犯处罚。只要认定为从犯,无论主犯是否到案,均应依照刑法关于从犯的规定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综上所述,对被告人程财城犯罪事实的认定,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

四.关于量刑的看法

由于被告人程财城在庭前对侦查机关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而且检察机关在一审开庭前提审时,其供述和辩解也出现反复(见补充侦查卷,检察机关于2011年3月9日出具的补充侦查事项,指出“本案三犯罪嫌疑人均不同程度翻案,本案在侦查阶段的讯问过程是否存有录像,如有,请附卷。”),被告人程财城在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在此情况下根据《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根据第二十二条规定,不能采信庭前供述。

2012年3月26日庭审中,程财城说在看守所中侦查机关人员有将一组照片叫我辨认“王子”。后来听一所的管教说后来王子被抓了。如果程财城举报“王子”属实的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2012年12月22日?法发【2010】60号)第五条规定,应认定有立功表现。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印发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之规定,“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应当切实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毒品数量是毒品犯罪案件量刑的重要情节,但不是唯一情节。”为此,恳请贵院根据上述规定,酌情予以被告人程财城从轻或减轻处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告人程财城辩护人:刘信平律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3月26日

?

?

?

?

?

?

?

?

?

?

列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深圳房地产专业律师网

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邮编:518031 电话:13602682453
?电子邮箱: 1016991963@qq.com Copyright?2005 www.lawgd.com
中国涉外律师在线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63332号
本网站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利于普及法律知识。如您的文章不希望被转载,请联系本网站,我们将及时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