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13602682453??微信号:liuxp51
首 页 365体育投注电脑客户端 365体育投注怎么转换中文 365体育投注正网平台 理论探讨 侵权纠纷 相册 房产政策 国际贸易 二手房纠纷 一手房纠纷 民间借贷 刑事辩护
侵权纠纷
联系我们
传真:86-755-83665896
手机:13602682453
邮箱:1016991963@qq.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侵权纠纷
肿瘤医院医疗纠纷案(附答辩状)
Time:2016-03-07 11:25:50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刘信平

???????????????????????????????????????????????????? ? ? ? ? ? ? ? ? ? ? ? ? ??案情简介

李某,男,1946年出生,有家族肝癌遗传史。1999年发现肝癌,同年2月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进行肝肿瘤切除手术。术后病理报告为原发性肝癌,透明细胞型Ⅲ期,大结节型肝硬化。2003年5月份李某出现腹痛,持续性,部位不固定。嗣后在深圳市蛇口某医院查李某肝内S6区结节、大量腹水、腹膜多发结节、肝硬化、脾大。后经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查李某腹水呈乳糜血性。2003年6月李某进行腹腔化疗,后腹痛缓解,但腹水未消灭。2003年7月29日李某转到广州某肿瘤院(下称“肿瘤医院”?)治疗。经B超检查:李某有大量腹水、腹膜多发结节、肝硬化、脾大。

临床诊断为:(1)原发性肝癌术后;(2)肝炎后肝硬化(失代偿期);(3)腹膜转移癌。在此情况下,我院与李某商定实施腹腔温热化疗,以达到清除腹水的目的。李某同意实施腹腔温热化疗,经过15天治疗,李某于2003年8月12日出院。出院时,出院记录显示:“神志清,精神可,腹软……余无明显异常,B超检查未见有大量腹水”。

2005年2月22日李某在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将肿瘤医院告上法庭。李某提出因肿瘤医院的医生在实施腹腔温热化疗中不负责任,违反诊疗护理常规,因其行为过失导致李某恶性疼痛的精神痛苦,请求判令我院赔偿精神痛苦抚慰金5万元,赔偿误工损失11307元,并补偿失去工作损失(6个月工资)。

刘信平律师代理肿瘤医院作出答辩,认为李某提出上述请求并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主要理由如下:(1)李某在第三次腹腔温热化疗时出现的皮下药液渗漏是由于李某病情异常或体质特殊而发生的医疗意外。(2)李某因药液渗漏造成的疼痛是暂时性的,如果说由此造成持续疼痛则是由于李某延误诊疗所导致。(3)药液渗漏与李某失去工作并无任何因果关系。鉴于肿瘤医院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未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未造成李某的人身损害后果,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为此,恳请法院驳回李某的诉讼请求。

处理结果:刘信平律师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此案是否构成医疗事故作出鉴定,但原告拒绝做鉴定。不久原告向法院提出撤诉请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答辩状

李某提出因广州某肿瘤医院(下称“我院”?)的医生在实施腹腔温热化疗中不负责任,违反诊疗护理常规,因其行为过失导致李某恶性疼痛的精神痛苦(实际上指的是医疗事故),请求判令我院赔偿精神痛苦抚慰金,赔偿误工损失,并补偿失去工作损失。我院认为李某提出上述请求并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理由如下:

一、李某在第三次腹腔温热化疗时出现的皮下药液渗漏是由于李某病情异常或体质特殊而发生的医疗意外

李某自述:祖籍安徽,家乡为肝癌高发区,其外祖父、母亲、舅舅、大姨、姐姐、两个弟弟均死于肝癌,其各个姨表兄弟及其儿子均为乙肝携带者。李某于1999年发现肝癌,同年2月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进行肝肿瘤切除手术。术后病理报告为原发性肝癌,透明细胞型Ⅲ期,大结节型肝硬化。2003年5月份李某出现腹痛,持续性,部位不固定。

嗣后在深圳市蛇口某医院查李某肝内S6区结节、大量腹水、腹膜多发结节、肝硬化、脾大。后经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查李某腹水呈乳糜血性。2003年6月李某进行腹腔化疗,后腹痛缓解,但腹水未消灭。2003年7月29日李某转到我院处治疗。经B超检查:李某有大量腹水、腹膜多发结节、肝硬化、脾大。临床诊断为:(1)原发性肝癌术后;(2)肝炎后肝硬化(失代偿期);(3)腹膜转移癌(见证据1第①项,病历第5、6页)。

从以上李某自述可见:李某所患疾病属肝癌晚期合并大量癌性腹水,按照医疗常规,该类病人中位生存期不会超过半年。有医学文献记载:“肝癌术后1、3、5年的复发率分别是5.6%、25.7%、43.5%……复发后非手术性治疗的生存期时间的中位数为11个月,而接受手术者为31.5个月……”。肝癌的“晚期(III)是指从出现黄疸、腹水或远处癌细胞转移到死亡,这一时期持续2个月,尚不能有效地延长生存期”(见证据3)。

“肝细胞癌的生存率一般很低。在南非和远东地区,从诊断起平均生存期约6—8个周……,在日本,229例未接受特殊治疗的病者平均生存期仅1.6个月。相比之下,在相同的研究中,肝细胞癌I?期的病人经外科切除手术后中位生存期为25.6个月”(见证据4)。“肝癌III期”表现为:“有明确病质、黄疸、腹水或远处转移之一”。“亚临床期(I)5年生存率最高,中期(II)次之,晚期(III)几无生存5年者”(见证据5)。对患晚期肝癌病人并癌性腹水所采用的腹腔温热化疗,是目前治疗恶性肿瘤腹腔内种植转移的有效方法(见证据6、7)。

在此情况下,我院与李某商定实施腹腔温热化疗,以达到清除腹水的目的。李某同意实施腹腔温热化疗,经过15天治疗,李某于2003年8月12日出院。出院时,出院记录显示:“神志清,精神可,腹软……余无明显异常,B超检查未见有大量腹水”(见证据1第②项,病历第4页)。根据目前李某的身体状况,对于肝癌晚期病人来说,不可否认,在我院处所作的腹腔温热化疗对李某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对李某进行腹腔穿刺、放置腹腔引流管时是在B超引导定位下进行的,有当天操作医生的2003年7年30日下午3时腹腔穿刺记录为证(见证据1第③项,病历第9页)。当时病程记录:“术中术后,病人无不良反映“。2003年8月6日对李某进行第二次腹腔温热化疗,同时B超进一步检查,可由当天医生的病程记录为证(见证据1第④项,病历第10页)。病程记录显示:“患者无不适感觉”。而李某的“第二次治疗肌肉也发热胀痛,为了治疗咬牙忍受3个半小时”的陈述与当时客观情况不相符合。

李某称第三次腹腔灌注化疗时,在治疗过程中咬牙坚持治疗。这与当时治疗过程顺利其事实亦不相符,可见2003年8月8日下午5时护士护理记录为证(见证据1第⑤项,病历第26页)。当时记录为:“过程顺利,无特殊主诉,腹腔管暂夹管,余无特殊”。

根据第一次输入300ml后即出现引流管周围疼痛,第二次输入2000ml李某无特殊不适,而第二天8点开放引流管后无液体,这些提示腹腔内存在有粘连,药液在腹腔内流动不畅。注入的2000ml药液在腹腔大部分被吸收。一般按医疗常规,腹腔灌注化疗是在药液在腹腔内停留24小时左右后开放,这样其治疗效果较佳,因此郭某主任到第二天早上8点开放引流管没有违反医疗常规。

对李某进行第三次腹腔温热化疗出现的皮下药液渗漏是发生在晚上8点左右,可由2003年8月8日晚上11时的护理记录为证(见证据1第⑥项,病历第26页)。而2003年8月8日医生的病程记录也显示“输注过程患者无不适”。注完约1个半小时后李某感左侧腹壁疼痛,发现李某左侧腹壁皮下水肿(见证据1第⑦项,病历第11页)。

由此可以断定李某药液渗漏至皮下是由于腹部有手术病史、多次的腹腔化疗史造成腹腔广泛粘连。输注腹腔的化疗药液在引流管周围造成一个小高压,致使药液沿引流管口周围渗至皮下,是李某疾病本身直接造成并非行为过失造成,是一自然过程而非人为过程。因为腹腔引流管一直留置在腹腔并未脱至皮下,这一点可由2003年8月9日拔除引流管病程记录为证(见证据1第⑧项,病历第11页)。

拔除腹腔引流管时“见引流管腹腔内长度约10cm,无炎性分泌物附着”,由此可以判定药液经腹腔引流管注入腹腔,因腹腔有粘连造成药液不能很快流动到其它地方,压力得不到缓冲,而在引流管周围造成一个小高压,致使药液沿引流管口渗至皮下间隙。究其原委,这是李某疾病本身造成,由于李某有腹腔手术史及多次腹腔化疗史(见证据1第⑨项,病历第5页)造成的腹腔粘连。

即由于李某病情异常、体质特殊,因此造成药液自腹腔沿引流管口渗至皮下,这是属于医疗意外,而我院的医务人员的医疗行为并无任何过失。

二、李某因药液渗漏造成的疼痛是暂时性的,如果说由此造成持续疼痛则是由于李某延误诊疗所导致

当时李某药液渗漏之皮下造成的疼痛是暂时性的,一般来说,随着药物吸收后一周内即可消失。李某声称恶性疼痛持续四个半月,并无任何根据。退一万步说,如果说李某因药液渗漏造成持续疼痛的话,完全是由于其公司的紧急事务被迫提出提前出院,因而延误诊疗所导致的不良后果。

李某自述:当年8月15日要去成都中院开庭,当年8月21日要去上海松江劳动争议仲裁庭开庭(见李某提供的证据11)。以当时李某的身体状况(肝癌晚期),非但不能停止治疗,更不能从事高强度、超负荷的工作。但李某不听劝阻,固执己见,仓促出院。因此,如果说李某由此造成持续疼痛,只能归咎于李某延误诊疗。

三、药液渗漏与李某失去工作并无任何因果关系

李某认为由于我院造成医疗事故,造成李某失去工作,我院应予以赔偿,这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如上所说,药液渗漏是由于李某体质特殊所致,如有持续疼痛则是由于李某延误诊疗所致。况且,李某作为肝癌晚期病人在入院时是否有固定工作,是否因疼痛失去工作,均无证据可资佐证。

显而易见,腹水是肝癌晚期病人癌瘤转移所致,此种肝癌晚期病人存活期屈指可数,这是不可逆转的。而且李某是肝炎后肝硬化(失代偿期),根据文献记载:“病毒性肝炎引起的肝硬化预后较差,年龄较大者,男性预后较差”。“肝功能失代偿期或有并发症者,须绝对卧床休息”(见证据8)。在正常情况下,李某已年近6旬,又罹患沉疴,理应安心治病,颐养天年。此时李某带病工作,当然不堪重负,更何况从事高强度、超负荷的工作。因此如李某有工作,被劝辞退亦符合常理的。即无法工作的真正原因是李某的特殊体质。显然李某将此归咎于我院,于情于理于法皆相悖。因为药液渗漏并非医疗事故,药液渗漏与李某失去工作并无任何因果关系,我院没有也不可能给李某造成任何损失。

据我院徐院长回忆:当初李某是在四处求医无门、无效的情况下找他看病的。当时李某说:“上海的医院不管我,我不给治疗了,请你务必为我想想办法。”在此情况下,徐院长同意其转我院处进行治疗。经治疗后,李某不仅腹水消失,而且生命延续至至今已达18个月,这对一个晚期肝癌患者来说是一巨大成功,其疗效是超越一般文献所记载的效果的。

我院在李某出院后,出于同情和人文关怀的考虑,几次免费给其赠送药物。我院的负责人几次去李某家中看望,对患者的进一步治疗提出了建议。可以说,我院对李某仁至义尽,对延长其生存期作出的贡献是勿庸置疑的。没想到李某竟以怨报德,这种做法真是让我院感到心寒。

综上所述,我院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未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未造成李某的人身损害后果,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为此,恳请贵院驳回李某的诉讼请求。

此致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某肿瘤医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5年3月4日

?
列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深圳房地产专业律师网

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邮编:518031 电话:13602682453
?电子邮箱: 1016991963@qq.com Copyright?2005 www.lawgd.com
中国涉外律师在线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63332号
本网站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利于普及法律知识。如您的文章不希望被转载,请联系本网站,我们将及时予以更正。